商标交易

夺权太子奶追踪报道 太子奶商标转让迷局

文字:[大][中][小] 2019-3-7     浏览次数:    

1129022033.jpg

3月16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由于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战略投资者和大债权人暂时无法达成共识,原定于本月公布的太子奶破产重整可能延期。与此同时,有信息显示,株洲中院指定的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近日向高科乳业发出信息,希望高科乳业制定破产重整计划。

不过,即便破产重整计划仍存在变数,但高科乳业成为受让方的太子奶两大知名商标“太子奶”和“日出”即将到达转让公示的6个月试用期。如果这两个商标被“秘密”转让给高科乳业,无疑将为高科乳业最终接管太子奶增加最重的砝码。

"高科乳业已经将太子奶商标转让到了自己的名下."日前,太子奶一位重庆债主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这次不知情的人包括牛奶王子的创始人李途纯和他的律师。

“我们最近通过国家商标局的查询了解到,太子奶名下的两个驰名商标“太子奶”和“日出”于2010年9月30日申请转让,受让方竟然是株洲高科乳业经营有限公司。”太子奶创始人兼董事长李途纯的代理律师王清辉表示,如果太子奶最重要的无形资产商标权转让给高科乳业,其他投资者将很难投资太子奶。在这种情况下,太子奶的破产重组将成为高科乳业的独角戏。

根据王清辉提供的材料,“太子奶”、“日出”商标的转让方为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受让方为株洲高科乳业经营有限公司,《转让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上“转让方盖章”一栏加盖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章,受让方一栏加盖“

3月15日,记者在国家商标局网站查询了“太子”“日出”的商标状况。查询结果显示,两个商标的状态均为“待转让”,信息与王清辉所说一致。

“破产重整中企业商标权转让的,转让或者由破产管理人进行,或者由公司原管理团队进行。”四川首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告诉记者,企业进入破产重整后,所有决策都应由破产管理人做出。根据破产法的规定,如果管理人要处分商标权等无形资产,需要向债权人委员会申报。没有债权人委员会的,管理人应当及时向人民法院报告该行为。

但王清辉称,2010年7月,株洲中院裁定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后,公章已移交给管理人,太子奶原管理团队无太子奶公章。

“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没有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在程序上转让太子奶的商标是违法的,除非管理者向法院举报。”王清辉说。

截至记者发稿时,株洲中院未回复是否知晓或同意太子奶商标转让。

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坚红表示,商标转让被发现后已被叫停。但并未回应商标转让如何盖章。王清辉并不完全赞同停止行为。“现在国家工商总局的查询信息显示,太子奶的商标仍处于待转让状态,管理人并未有效制止或移除。按照规定,太子奶的公章应该由经理保管。怎么会出现在《转让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上?”她说。

高科乳业董事长温迪波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只回答了“不清楚”,随后匆匆挂断了电话。

“商标权的转让是一种交易,需要受让人支付。在合法的前提下,破产重整时转让商标权所获得的资金可以用于偿还债权人的债务。”王说,“在破产重整中,如果因商标权转让(如低价转让,商标价值1亿元,但转让只需1000万元)造成债权损失,那么实施商标权转让的主体就要赔偿债权人的债权损失。在这个过程中,谁来主导赔偿。"

根据管理人验资的初步结果,太子奶的核心资产为39.8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0.84万平方米的地上建筑物所有权、422个有效商标(含两个驰名商标)、31项有效专利、2155台机器设备、4625台办公设备和50台运输设备。

王清辉认为,太子奶近30亿元的固定资产价值因为高科乳业的租赁经营而严重缩水,甚至远远小于其21亿元的债务。那么太子奶重组的价值和债权人的利益就取决于太子奶的这两个全国驰名商标。

“根据香港戴德梁行的评估报告,仅王子商标就价值10.8亿元。高科乳业的注册资本只有3200万元,托管运营两年期间处于亏损状态。”王清辉表示,即使商标转让成为既定事实,高科乳业收购这两个商标也涉嫌巨额低价盗用。

上述太子奶重庆债权人透露,3月初,管理人给部分债权人发了和解邮件,“但没有说什么时候偿还债权人的债务,以及还款次数。"

重组方案的迟迟出台,商标权转让6个月的公开审理期,包括李途纯起诉高科乳业的案卷出炉,高科乳业接手看似障碍重重,但对于李途纯来说,想要翻盘并不容易。

王清辉告诉记者,李途纯已通过太子奶开曼公司向湖南省高院提起诉讼,并向高科乳业提出赔偿要求。索赔内容包括要求高科乳业支付因收到库存原料而产生的货款等。高科乳业单方面决定取消全国超市供货业务,导致货款、工资和社保、分摊广告费、设备折旧等无法收回。租赁期间应承担的费用共计2.5亿元。“但此事因李无力承担200多万元的诉讼费而搁浅。”

“最近我们决定重新起诉,把标的额调整到我们能承受的诉讼费范围,重新起诉,如果有后续要求,再陆续补充。”王清辉说。

此外,李途纯正在积极寻求保释,一些投资者仍然希望李途纯继续领导太子奶的重组。

据了解,二月中旬,株州市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局就李途纯一案召开了协调会。法院和检察院认为,李途纯的案件仍然缺乏证据,不适合司法程序。

“先不说李途纯还有多少财力来支撑扭亏为盈所需的诉讼费。现在公章、破产重整主导权、商标都不在手上,胜算很低。”一位债权人说。

当初,为了挽救陷入财务危机的太子奶,李途纯先后将家族财产“无偿”转让给公司。这部分钱包括他控制的几套房产和车子,包括他姐姐的房产,他父母100多万的退休金,他公婆200多万的退休金。如今,出了看守所大门的姐姐和姐夫,只能靠早期经营的一家茶楼租房。

李途纯还告诉接近他的人,他的错误不是盲目扩张,而是没有在一个好机会出售太子奶。

曾经,在太子奶危机前夕,花旗等三大投行希望将太子奶出售给雀巢。当时雀巢的出价超过50亿人民币。按照持股比例,此时卖出李途纯w

然而,一切并不像李途纯所梦想的那样。随着商业环境的改变,外资投行的压力,高科技的介入,9个月的拘留,游戏的平衡已经没有了,李途纯复兴太子奶的梦想也将变得支离破碎。

2007年1月,太子奶被引入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三大投行,更名为“中国太子奶(开曼)控股有限公司”。其中英国联盟出资4000万美元,摩根1800万美元,高盛1500万美元。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被花旗逼退的太子奶陷入债务危机。英联投资、摩根士丹利、高盛三大投行与太子奶签署协议,承诺再注资4.5亿元,让李途纯交出太子奶61.6%的股权。

2009年1月,湖南株洲市政府向高科乳业注资1亿元,以照顾太子奶的优质资产,并从三大投行手中收回李途纯的控股权,抵押给高科乳业行使权利。

2010年6月1日,高科乳业公司向太子奶部分债权人发出《重整申请书》号,要求其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

2010年6月12日,李途纯被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以涉嫌非法集资的名义带走。

2010年7月,株洲市人民法院宣布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指定北京德恒为破产管理人。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于12月4日召开。高科乳业继续被认定为以“自负盈亏”方式管理太子奶的最大非金融债权人。

除署名为《中国经营报》的文章外,其他文章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业网立场。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摘抄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网站所有标注“来源:中国商业网”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商业网”的作品均归中国商业网所有(本网站另有说明除外)。

有关版权事宜,请联系:电子邮件:/李

践行稳外贸责任,助力产业链平稳顺畅盛京银行举办“塔”交易行品牌发布会。

Tik Tok生活服务“助商惠民计划”在扬州成功举办,政府和企业帮助中小商家复苏。

吹响解禁皮卡车的号角。举办2022(第三届)促进皮卡特色消费市场发展研讨会。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