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买卖

警惕跨国并购 保护自主品牌——达能集团与娃哈哈商标纠纷案启示

文字:[大][中][小] 2019-3-7     浏览次数:    

LAR_20150624103617_202.jpg

1996年,娃哈哈集团与法国达能集团(以下简称达能集团)、香港百富勤公司合资成立了杭州娃哈哈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娃哈哈合资公司),还成立了其他四家合资公司,名称为娃哈哈。娃哈哈集团还有一些企业没有合资。此后,娃哈哈集团陆续成立了多家与达能集团没有合资关系的娃哈哈公司。

在1996年2月9日娃哈哈合资公司的合资合同中,约定娃哈哈集团将其娃哈哈注册商标转让给娃哈哈合资公司。因此,娃哈哈集团与娃哈哈合资公司于1996年2月19日签订了一份《娃哈哈商标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商标转让协议》),约定娃哈哈集团将其注册的“娃哈哈”系列商标以1亿元人民币的对价独家转让给娃哈哈合资公司,然后娃哈哈合资公司授权其其他“娃哈哈”合资公司使用。1亿元转让费中,5000万元是娃哈哈集团对娃哈哈合资公司出资的一部分,另外5000万元由娃哈哈合资公司以现金形式支付给娃哈哈集团。

由于“娃哈哈”《商标转让协议》注册商标两年多未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娃哈哈合资公司于1999年5月18日与娃哈哈集团签订了两份《娃哈哈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其中一份几乎是《商标转让协议》的复印件,内容较为详细,另一份是商标权许可的格式文本,内容较为简单。当时提交给商标局备案的是比较简单的复印件。2005年10月12日,双方又签订了《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第一号修订协议》,调整了娃哈哈商标的许可范围,其中20多家非合资娃哈哈公司可以使用娃哈哈注册商标。

达能后来收购了香港百富勤在娃哈哈合资公司和其他娃哈哈合资公司的股份,在包括娃哈哈合资公司在内的所有娃哈哈合资公司中的股份达到51%。

2006年4月,达能集团以《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明确规定娃哈哈集团未经合资公司董事会同意不得许可任何第三方使用商标为由,要求关闭多家非合资娃哈哈公司或以40亿元的价格收购这些合资公司51%的股权,但娃哈哈集团强烈反对。

2007年4月8日,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访问,披露了娃哈哈与达能集团之争的相关信息。然后达能集团威胁如果谈判失败就诉诸国际仲裁;此后双方愈演愈烈,一场举世瞩目的跨国商战开始了。

2007年4月11日,达能集团在上海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娃哈哈集团,称娃哈哈的注册商标已经转让,归其控股的娃哈哈合资公司所有。

2007年5月9日,达能集团启动相关程序,要求宗代表娃哈哈合资公司起诉那些非合资公司,并设定30天的期限。此后,达能集团向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提出仲裁申请,包含八项请求,仲裁与诉讼的战争由此打响。

2007年6月4日,达能集团在美国洛杉矶加州最高法院对恒丰贸易有限公司和杭州鸿盛饮料有限公司两家关联公司及上述公司的相关人员提起诉讼。

娃哈哈集团反击达能的法律攻势。2007年6月14日,娃哈哈集团正式向杭州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确认娃哈哈合资公司于1996年2月29日签订的《商标转让协议》已经终止。2007年7月5日,达能集团以娃哈哈合资公司的名义向杭州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反诉,请求确认上述《商标转让协议》仍然有效,并要求娃哈哈集团继续完成商标转让手续。自8月16日第一次开庭以来,双方就《商标转让协议》是否不能再履行,是否应该终止这一核心问题相互争论。涉及2007年6月7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发给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关于娃哈哈商标转让申请审核情况的复函》(以下简称《复函》)。对于《复函》的法律效力,双方各执一词。而且,娃哈哈集团认为,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复函》中提到的“不同意转让”的意思是“不予核准、驳回”;然而,达能集团提出了相反的意见。达能集团也于2007年8月13日以娃哈哈合资公司的名义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交了《复函》,并很快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撤销《律师征询函》。然而,9月下旬,达能集团主动撤回了行政诉讼。2007年11月15日,杭州仲裁委员会作出最终裁决,认为娃哈哈商标权应归娃哈哈集团所有。《复函》虽依法成立,但注册商标权的转让不受商标转让合同的约束,必须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自核准之日起生效;娃哈哈的注册商标转让在依法申请后未获批准,所以虽然已签署的《娃哈哈商标转让协议》依法成立,但并未发生注册商标转让的法律效力。

除了以上,娃哈哈集团和达能集团在国内外都展开了不同的攻势。2007年7月19日,达能集团在上海发表声明,认为娃哈哈集团旗下的四家非合资公司侵犯了其娃哈哈商标专用权,并向各娃哈哈合资公司发函,以宗在担任娃哈哈合资公司董事长期间损害公司利益为由,同时向国内多家法院提起诉讼。此外,达能集团还在法国、意大利等地对娃哈哈集团发起海外攻击。2007年11月初,达能集团还向英属维尔京群岛和美属萨摩亚最高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托管这些离岸公司的资产。两个最高法院分别于9日和14日签署法令,冻结10家娃哈哈离岸公司在各自境内的资产。娃哈哈集团的公司精神在最后也有体现,比如娃哈哈集团在2007年7月6日起诉达能集团董事秦鹏禁止同行。

一时间,达能集团和娃哈哈集团混战,举国被点燃,全世界被燃烧。但连续发生十几起仲裁裁决和诉讼判决,都是娃哈哈集团胜诉或得利,达能集团全线溃败。

娃哈哈集团与达能集团罕见的中外合资冲突,在对抗四年后,以达能集团离开而告终。2009年9月30日,达能集团和娃哈哈集团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和解。达能集团将向娃哈哈出售39家合资企业中51%的股份。交易完成后,双方将终止一切与此纠纷相关的法律。这是达能集团继退出上海光明乳业、梅林郑光和蒙牛之后,在中国的又一次大撤退。

“达瓦与达瓦之争”可以说知识产权是战争的工具和外衣,但争端的背后隐藏着一系列复杂的问题,涉及公司之间的竞争、跨国公司的并购、民族品牌的保护、国家经济安全、国内产业的保护、中外合资企业等等。理智a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国市场已经被跨国企业打开。为了利用外资,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管理经验,国内企业正在引进越来越多的外资,以全面提高中国企业的管理水平和市场竞争力。出于利益考虑,外资通常会欣然接受国内邀请。例如,1996年,娃哈哈集团选择了与达能集团的“联姻”,因为双方都有扩大中国市场的共同需求。但在市场竞争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所以随着合作的进一步发展,跨国并购的参与方之间往往会爆发利益冲突和企业控制权的争夺,而知识产权往往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如果说达能集团和娃哈哈集团在1996年是为了利益而联手,但在2007年仍然是利益让他们反目成仇,他们只是披上了知识产权的外衣。在达娃合资后的十年里,36家娃哈哈合资公司总资产达到56亿,2006年利润达到10.4亿。达能收购香港百富勤公司股份,成为娃哈哈合资公司控股股东。还先后收购了武汉东西湖啤酒、广东乐百氏、上海梅林正广和等国内企业的绝大多数股份。达能集团与娃哈哈集团合资时,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坚持对中国经营的控制权,坚持合资企业必须继续使用娃哈哈商标和品牌,坚持合资企业与品牌不符。但由于合资时签署的《娃哈哈商标转让协议》以及后来的《商标转让协议》在《娃哈哈商标归属协议》中的遗漏或含糊不清,达能集团得以展开其仲裁和诉讼攻势,先是威胁娃哈哈集团履行商标转让,在遭到娃哈哈集团的阻挠和反击后,又以娃哈哈集团和宗损害公司利益为由,连续在国内外提起多起仲裁和诉讼,对娃哈哈集团造成了较大影响。在知识经济时代,由于知识产权制度的逐渐异化,以及国内企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日益增强,知识产权保护仍存在诸多漏洞,给了外企尤其是跨国公司可乘之机,导致我国国内企业长期处于知识产权压力之下。所以国内企业在为中外合资企业引入资金的时候,首先要站稳脚跟,必要的时候要像宗董事长一样坚守与品牌不符的合资企业,这样才能保护自己的品牌。第二,企业应根据自身条件强化消化和控制外资的职能,通过合同等方式明确规定有利于自身的知识产权的归属和使用。并警惕以任何名义特别是以知识产权为名的恶性跨国并购,防止国内企业在华资产流失。第三,当遇到跨国并购,尤其是恶意跨国并购时,国内企业要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与之斗争到底。

达能集团与娃哈哈集团的“联姻”再到离婚的浪潮,直接表现为娃哈哈系列注册商标的权属之争及其仲裁和诉讼。由此可见,娃哈哈集团在合资之初并没有很强的法律意识,但并没有对娃哈哈系列商标的转让做出相应的风险评估和风险防范措施。如果一开始就把合同的每一个条款都解释好了,就不会引起这么大的轩然大波。娃哈哈集团之所以一度处于被动局面,原因之一就是合资过程中相应的风险评估和风险防范意识薄弱。这警示国内企业应充分重视合资企业:一是强化风险意识。企业只有对资本合作的风险有充分的认识,才能在潜在风险转化为现实风险之前巧妙化解,或者在现实风险发生后妥善处理。第二,强化契约意识。相关协议是合资战略实施中的法律依据和行为依据。因此,企业在签订合同前,一定要做好“功课”,对合同条款进行深入研究,在合同签字盖章前一定要谨慎。第三,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保护自主品牌,正确评估合资时企业的无形资产,防止无形资产流失。

达能在中国相关领域的M&A境遇,以及M&A之后对乐百氏等品牌的损害,让我们不得不怀疑,达能在中国的M&A战略完全是为了服务于其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而非建设性的合作。对于这种破坏性的M&A,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并采取相应的措施。

中国企业在与外资企业合资时,应考虑自主品牌的持续使用和自主注册商标权的优化保护,努力保持对自主品牌的控制,有效对抗自主品牌在跨国并购中的流失。在与外方合资时,企业签订的合资协议中应有相应的品牌保护条款,以保证我们自己的品牌在合资企业中能够保值增值。

自主是企业通过长时间创造的财富。要逐步培养企业员工的品牌保护意识,同时强化人们的自主品牌意识,而不是一味追求国外品牌,形成自主品牌为主的社会氛围。

作为国家知识产权国际体系的立法者和执法者,在自主品牌的国际保护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国家应通过完善国内知识产权制度,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加强企业内部宣传,为企业在全球化过程中积累的长期自主品牌保护提供最强有力的支持。

“达娃与达娃之争”从企业间的商标之争备受关注,警示国内企业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应熟悉和掌握企业管理中的游戏规则,并从中获取利益。

首先,在达娃的仲裁和诉讼纠纷中,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娃哈哈商标权的归属和使用,涉及到1996年《商标许可协议》和1999年《商标转让协议》的阴阳合同效力问题。根据杭州仲裁委的裁决,娃哈哈的商标权属于娃哈哈集团,《商标许可使用协议》依法成立,但不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依法申请后商标转让未获批准。因此,达能集团并不享有商标权,他们之间合同谈判的漏洞给了达能集团向娃哈哈合资公司提起一系列诉讼的借口。因此,国内企业在中外合资企业中必须重视合同和合同谈判。

从达能集团的强势打压,到能集团的撤退,娃哈哈集团一直在坚守自己的立场。娃哈哈集团一开始并没有寻求外部帮助。然而,在达能集团的强大攻势下,娃哈哈集团开始寻求国内法律界人士的帮助。娃哈哈集团聚集了一批由国内一流的法律和知识产权专业人士组成的专家和律师,来应对达能集团组织的强大律师团。经过复杂的举证、多次开庭以及法律团队通过其他方面的努力,娃哈哈律师团队在这场“硝烟四起、官司四起”的商战中,自始至终取得了全面胜利。

娃哈哈案例揭示,在知识产权纠纷中,强大的法律团队的支持至关重要。面对错综复杂的案情,专家团队的组合既能全面把握案情,又能增强舆论支持,从而进一步借助媒体的力量扭转诉讼形式。国内企业也要学会利用专业外力,在中外合资、合同谈判过程中,要听取专业法律人士,尤其是专家的意见。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