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买卖

最高法提审金银花商标案:碧丽公司要求中止审理被当庭驳回

文字:[大][中][小] 2019-3-7     浏览次数:    

9b24d9c7ef4f29942aa0a1e64a68eea6.jpg

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第六庭开庭再审备受关注的“金银花”商标案。两个月前,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公告,取消“金银花”商标的转让和续展。上百家花露水生产企业被诉商标侵权案,从根本上得到扭转。但是,大量已经审结或支付商标赔偿的企业,仍在关注苏州石岩公司诉至最高法院的案件。本案中,十堰公司经过一审、二审、执行,已向毕丽公司支付赔偿金12万。

zGXPTFu5aFKX1DNB.jpg

今年9月6日,官网,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公告,撤销对第603857号“金银花”注册商标转让和续展的核准决定。

这让此前以“金银花商标”为由主张商标侵权的上海毕丽化妆品有限公司的“维权”成为一场闹剧。据该报此前报道,比利公司在全国发起了数百起商标侵权诉讼,索赔逾千万元。一审时,多数法院判决毕丽公司胜诉,并判给被诉企业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的赔偿金。

苏州石岩生物日化有限公司在应诉过程中调取的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档案显示,毕丽公司持有的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早在1994年就因注册不当被撤销。但几经转让,2010年落入比利公司名下。

该报继续跟踪此案,最高法院决定提审石岩公司和毕丽公司的金银花商标案,国家知识产权局也撤销了对金银花商标转让和续展的核准决定。

11月8日最高法庭审开始时,毕丽公司作为再审被申请人提出,他们已就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撤销裁定向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律的最高审判取决于行政诉讼的结果。为了不影响商标权的稳定,请求法院中止本案的审理。

但审判长认为,“本次行政诉讼是对商标转让和续展的决定,不是对本案商标权地位的决定。与本案争议焦点没有直接关系,不属于应当中止审理的情形。”因此,法院驳回了比利的停职申请。

LXpvHgLdzULCh4XK.jpg

毕丽公司持有的金银花花露水(中)起诉市场上大量含有金银花提取物的花露水生产厂家。

庭审的另一个焦点是毕丽公司是否知道金银花商标早在1994年就被撤销的权利状况。

申请人阎石公司向法院出示了(1994)尚平字第15号关于“金银花”商标注册不当的裁定。这份裁定书称,重庆日化厂向上海红星日化厂(金银花商标的注册人)提出不当撤销商标注册申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当时裁定撤销该商标。

同时,商标评审委员会于1995年3月28日发布了撤销裁定公告。颜公司代理律师赵志清认为,根据(1993)《商标法》号第三十五条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决定为终局决定。一旦作出,有关各方没有其他法律补救办法。

毕丽公司称,撤销裁定虽于1994年宣布,但当时并未送达红星日化厂。行政部门程序不当,毕丽公司未收到裁定书,因此会发生接下来的一系列商标转让和续展。“如果知道自己的商标权被撤销了,怎么申请转让?不可能。”毕丽公司的律师说。

审判长随后宣读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对金银花商标的说明。其中提到,1993年金银花商标被撤销时,红星日化厂提交了抗辩材料。

赵志清律师认为,红星日报C

被控“涂改”的毕丽公司商标转让证明(左)和申请人从国家知识产权局档案馆调取的转让证明(右)。

赵志清律师介绍,在研究比利公司发起的数百起商标诉讼中,他发现比利公司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显示,其商标于1999年4月28日从红星日化厂转让。很多法院判决书都记录了这种情况。

CMZJBhWoAcmFIE8w.jpg

但是,诗妍公司从国家知识产权局调取原始卷宗发现,在毕丽公司收购该商标之前,该商标已被上海彩蝶化妆品有限公司收购,两家公司地址不同。但是转账时间是一样的。“显然,毕丽公司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是虚假的。申请人在向法院提交虚假或经修改的证据时不诚实。”赵志清说。

诗公司也认为,根据1994年的裁定,商标注册证应该上交国家。商标“消失”后,比利公司于2017年更正了商标注册证。“将这些事实联系在一起,我们认为比利公司不是一家诚信企业,这足以影响其在本案中向法庭陈述的真实性。”

毕丽公司回复称,彩蝶厂、红星厂、毕丽公司是一个团队一个团队。“核心就是这些人。”该公司确实向法院提交了被诉(变造)商标转让证明,但最终并未影响法院审理。

抛开金银花商标的权利依据,十堰公司也认为金银花这种表明商品原料的植物名称不应注册为花露水商标。

庭审中,十堰公司提交了国家知识产权局2011年、2013年、2015年、2017年的四份驳回裁定书。证据显示,毕丽公司后来申请的金银花商标均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

赵志清说:“我们认为,从1994年的撤销裁定到今年9月6日的最新裁定,国家知识局关于金银花商标能否注册的标准是一致的、明确的。”

颜氏公司认为,毕丽公司仅以商标为索赔工具,提起大量民事诉讼,要求高额赔偿,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和社会公序良俗。涉嫌恶意诉讼,其诉讼请求应全部驳回。同时,毕丽公司应向十堰公司返还12万赔偿款,并赔偿十堰公司维权损失。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