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转让

法律应平衡法益保护与行为自由两项基本法律价值追求——为知识产权

文字:[大][中][小] 2019-3-7     浏览次数:    

t01dc85808e2f924044.jpg

平等保护各类知识产权,既要对著作权、商标权等外在表现形式差异明显的大类知识产权提供总体一致、平衡的法律保护,也要对注册商标、未注册商标等外观差异不大的小类知识产权提供同等程度的法律保护。

在未来的法律修改和立法活动中,应正视“权利”和“利益”的区别,以反不正当竞争的方式对包括未注册商标和商业秘密在内的客体提供有效的平等保护,并正视和妥善处理因灵活的条款解释而产生的自由裁量权问题。

基本规则的统一是建设全国统一市场的前提和保障,其中对各类产权的平等、全面、合法保护是实现基本规则统一的重要方面。除了传统的财产权和债权,现代社会还出现了知识产权、网络虚拟财产权等新型财产权,这些财产权都需要在法治的框架下得到平等的保护。当然,平等保护不仅仅限于不同类别的平行财产权,如财产权、债权、知识产权、网络虚拟财产权等,还包括每个类别内的平行财产权小类。具体到知识产权领域,平等保护各类知识产权,不仅意味着对著作权、商标权等外在表现形式差异明显的大类知识产权提供总体一致、平衡的法律保护,也意味着对注册商标、未注册商标等外观差异不大的小类知识产权提供同等程度的法律保护。

平等保护各种知识产权要求平等保护版权、专利权等绝对权利。虽然在外在表现形式上有明显的区别,但著作权、专利权等典型的知识产权具有相同的权利属性,都是绝对权。权利的主体、内容、边界都可以通过公开渠道提前知晓。在此基础上,任何人都有注意不侵犯他人权利的法定义务。绝对权利的定义意味着版权和专利权应该受到同等的保护。首先,不应过分强调或加强对某一类绝对权利的保护。无论是什么样的知识产权,对国计民生都具有重要意义。任何片面强调或加强对某一类知识产权的保护,都会影响知识产权制度整体效果的实现。第二,不应该在版权和专利体系内区别对待。各类绝对权利的保护不应受主体归属的影响,与其在后期商业运作和生产实践中的应用价值无关。据此,不同权利主体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不存在需要特殊保护的权利类型。

针对未注册商标、商业秘密等合法“利益”,应采用反不正当竞争模式进行有效规制。我国《民法典》第123条第2款规定,知识产权是权利人依法享有的专有权利,包括作品、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和其他客体。虽然该条款列举的客体包括商标和商业秘密,但未注册商标和商业秘密的保护与注册商标和专利权的保护存在较大差异,这是不争的事实。事实上,对未注册商标和商业秘密的保护属于《民法典》第126条“民事主体享有法律规定的其他民事权益”中的“利益”,这一点在以往的研究中被长期忽视。对于“权利”,尤其是绝对权利,立法通常采用权利设定模式予以救济。权利的种类、内容和限制在立法中预先确定和限定,司法机关对法定清单之外创设的权力不作解释。为了保护“利益”,我们

知识产权的平等保护不是平等保护,而是大体一致、平衡的法律保护。在知识产权保护上,要摆脱平等保护的错误观念,平等保护不等于平等保护。平等保护就是按照统一的标准提供保护,不考虑被保护对象的物理属性和法律性质的区别。平等保护包括两种类型:形式平等保护和实质平等保护。前者强调所有主体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他们获得平等的资格和机会。后者强调所有主体获得相同的法律后果和结果的平等。平等保护实现了形式上的平等保护,但与实质上的平等保护还有一定差距。日常用语中的“知识产权”其实既包括“权利”,也包括“利益”,两者都是法益。但二者性质的不同决定了立法应采取不同的模式对其进行保护,否则会导致不必要的混乱。对于各种“权利”的保护,应采取权利设定模式,各种“利益”应采取反不正当竞争模式。两种模式在立法理念、规范配置、规则设计、司法效果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这就是整体一致、平衡的平等保护,对不同性质的知识产权提供形式上和实质上的平等保护。体现在立法实践中,制定一部在总体规划和具体设计上明显不同于专利法的独立的《商业秘密保护法》成为今后工作的重点之一。

对于外观差别不大的小类知识产权,立法和司法层面也应提供大体一致、平衡的法律保护。根据我国《商标法》和《民法典》的规定,由于注册程序的履行,注册商标和未注册商标在立法和司法层面的处理是不同的:前者产生注册商标专用权,排除任何人在核定的商品或服务类别上使用核定的注册商标;后者只能产生“法律规定的其他民事利益”,只有在特定情况下才有权禁止他人抢注和使用。从《商标法》中的具体规定来看,立法主要以注册商标为主,对未注册商标的保护规定相对较少。这种情况导致了长期以来的一个误区,就是认为注册商标的保护力度要比未注册商标强。前者得到积极保护,后者只得到消极保护。事实上,注册商标和未注册商标都可以产生法益。我们应该为这两类法益提供大体一致、平衡的法律保护,即形式与实质并重的保护,两者都属于积极保护。商标的真正价值来源于生产经营者的使用行为,简单的、非使用性的注册并不能使商标获得法律意义。“撤销规则”(申请商标注册权后连续三年不使用,将面临被申请撤销商标权的风险)和损害赔偿请求权需要证明前三年实际使用的规则就是证明。未注册商标也可以转让和许可使用。他们还可以在受到侵害时请求诉前行为保全和证据保全,也可以通过诉讼程序获得救济。但由于注册商标与注册商标法律性质的不同,各种法律规则也有所不同,但这种不同总体上是一致的、平衡的。商标使用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注册商标。所有的法律都应该努力平衡法益保护和行为自由这两个基本的法律价值追求,知识产权法也不例外。此前,我国《商标法》对未注册商标保护的规定相对较少,重视程度不够。从历次修改的内容来看,《商标法》对未注册商标的规定呈现出明显的增多趋势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