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商标转让

萧山“袜业龙头”使用了20年的商标被抢注

文字:[大][中][小] 2019-3-7     浏览次数:    

v2-3319bc64dfc50b84f441ef10cc541525_720w.jpg

回顾这五年的商标维权之路,健生集团相关负责人仍心有余悸:“这五年确实给了企业很重的一课,不过还好结局圆满。”这位负责人感慨的原因是,5年前,公司已经用了20年的“健生”这个名字,被抢先注册了,“健生”这个商标几乎易主。随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书的出具,宣告健生集团提出注册商标无效申请的理由部分成立。这意味着,历经近5年的健生商标维权告一段落。“这不是个例,但绝对是近年来萧山企业商标维权时间最长、难度最大、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堪称萧山商标第一案。”区市场监管局负责人认为,健生集团的案件反映出萧山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因品牌意识不强而产生纠纷,凸显了一个共性问题。作为一家专业从事R&D、棉袜设计、制造和服务的出口加工企业,成立于1994年的健生集团,从一个小厂发展到今天全球最大的棉袜制造商之一,为阿迪达斯、优衣库、无印良品等知名企业提供加工服务。和很多实体企业一样,健生集团一路走来并不容易,这次却陷入了商标争夺战,出乎意料,毫无准备。根据健生集团此前的公告,公司成立之初,工商局核准登记时,经营范围以“袜子”为主,产品名为“健生”品牌,曾被评为“消费者信得过品牌”。也就是说,“健生”这个名称在争议发生前,健生集团已经使用了20年。据企业负责人介绍,作为外向型制造企业,建生在技术和产品上深耕。虽然是原创,且多年来一直使用“健生”商号,但未能及时注册“健生”中文商标,从而给人可乘之机。这确实是企业在商标保护上的疏忽。资料显示,商号是商事主体在经营服务活动中用以区别其他商事主体的特定名称,是商事主体人格化、专业化的表现。商标是指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记。简单来说,商号是区分企业的标记,商标是区分不同产品和服务的标志。这两个词不是同一个概念。当健生集团开始在国内市场的战略布局和规范运作,重新审视商标价值时,却惊讶地发现“为时已晚”。2013年,健生集团计划申请注册“健生”商标。注册前需要查看是否已经注册,但在此过程中发现有一个叫王军林的自然人比企业早几个月申请注册了“健生”商标。得知此事后,尽管该公司立即提出异议,但还是被王军林成功注册。由于王军林提前申请注册,健生集团陷入了商标侵权的漩涡。对此,健生集团觉得很委屈,很委屈,也很不甘心。2014年2月,健生集团首次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但因健生提供的材料不足,申请被驳回。最终,自然人王军林成功取得健生25类商标的“袜子”专用权。2016年7月,健生集团再次向解决商标纠纷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申诉,以多项证据特别是侵犯公司在先商号权为由,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王军林取得的第25类(袜子)“健生”商标无效。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申请商标

去年6月,商标评审委员会从多方了解情况后,裁定该商标无效。此前,健生集团也向商标局提交了健生25类商标(包括袜子)的新注册申请,目前仍在等待审批。在商标评审委员会给出的最终裁定中,裁定争议商标的注册构成了对申请人在先商号权的损害,理由有二。1.在争议商标注册日前,申请人或其关联公司在与争议商标指定的“袜子”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了“健生”商号,该商号在中国大陆市场上已被广泛宣传和使用,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第二,申请人早在1994年就开始连续使用。被申请人和申请人都是江浙人,应该知道申请人的名字。建集团负责人表示,由于长期从事出口加工业务,商标以标识或英文、拼音的形式存在。比如1996年注册了“健生”商标。健集团相关负责人也表示,95%以上的外销使公司发展获得了优势和特色,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国内市场商标和品牌建设的短板。变化正在悄然发生。在“健生”商标纠纷过程中,健生公司在申请注册“健生”商标时,发现福建某公司已经注册了近似商标“健生”。为确保“健生”商标注册工作的完成,公司决定与拥有“健生”商标的福建某企业协商商标转让事宜。2014年5月,商标局核准了健生集团转让“健生”商标的申请。以商标维权胜利为契机,目前,健生正在积极构筑商标保护与维权之间的屏障。与知名商标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顾问建立了合作关系,也加强了与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沟通。“未来,集团将以法律和政策为导向,更好地利用‘健生’商标,提升品牌价值,帮助公司进一步发展壮大。”盛集团负责人表示。为什么快速成长的袜业龙头健生会遭遇商标“抢注”?健生商标纠纷案虽然暂时告一段落,但引发的话题却引人深思。其实,有了机会和实力,深耕细分行业的小企业能突然发展成“隐形冠军”,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然而,聚光灯一照,长期被忽视的无形资产显然成了众矢之的,商标问题出人意料地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比如一家老牌的萧企业,也曾遭遇商标注册和有效保护的困境。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努力的工业企业,在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转型升级过程中,不重视以商标为代表的无形资产,从而被别人“背后”攻击,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这种困境来自于自我意识和管理的疏忽,也来自于有人利用市场牟利。数据显示,2017年,全区新增国内注册商标3256件,全区国内商标累计注册量3.1万件。商标对企业的价值会越来越突出。在国内市场,企业可以凭借一个驰名商标“纵横天下”,获得基于行业的融资,甚至掌控整个行业的话语权。显然,商标之争让健生更加重视商标的使用和保护,这也应该是萧山企业的一个教训。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