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转让平台

“有人出80万买你的注册商标”

文字:[大][中][小] 2019-3-7     浏览次数:    

u22101485723579113391fm21gp0.jpg

“品牌”是一个商人的脸面。但一些不法分子看到了“商机”,成立专门公司,层层设套,利用所谓“中国名牌”、“网络品牌”、“二维码商标”等编造的噱头,进行“二次开发”、“深度开发”,以骗取高额代理费和代理费。

2017年11月22日,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检察院以合同诈骗罪对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提起公诉,先后对孙丽燕、于亚楠、宋世宁及公司骨干等17名公司股东提起公诉。今天,该案在管城区法院开庭审理。

2015年4月,李先生在郑州投资开了一家名为“古霸”的主题餐厅,随后注册了郑州古霸饮食文化有限公司,几天后,李先生接到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的电话,询问是否要注册商标。随后,该事务所经理告诉李先生,共有45个商标,经查证“古酒吧”一词没有人申请注册全部45个商标。建议李先生先注册10个与目前从事行业相关的商标,其他项目可根据公司未来发展情况确定。李先生觉得有理,便签了合同,并向对方支付了2万元代理费。

同年5月26日,李先生接到一个来自浙江杭州的电话。对方自称是杭州某商标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他们有一个非常有实力的客户,他的名字也是Guba,但因为李先生已经注册了Guba商标,他们的注册失败了。现在对方正在办理李先生未注册的另外35个商标,愿意花30万元购买李先生已经注册的10个商标。

由于新店马上开业,不能改名,李先生当即拒绝了对方的条件,心里暗暗庆幸原来注册这么值钱!还好我提前注册了。

随后,李先生立即致电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要求注册其余35个商标。在的蒙蔽下,李先生又花了14.75万元注册了谷霸的版权、网络品牌、英文域名和网站。

2015年5月29日,李先生又接到杭州商标代理公司的电话。对方说,他的当事人决心使用“固霸”商标,准备申请“中国驰名商标”。一旦他们申请成功,如果李先生再次使用“古霸”商标,将被视为侵权。但委托人也愿意出80万元直接购买李先生的现有商标。一是可以省事;二是可以弥补李先生的损失,达到双赢的结果。后来,李先生又联系了,交了费用,要求申请注册“中国驰名商标”。

2015年10月13日,李先生又接到一个来自山东青岛的电话。如果对方自称是商标代理,受代理人委托,愿意出10万元请李先生开通“谷霸”的“二维码商标”。果然,李先生听后,委托注册了十几类“二维码商标”。

感受到“甜头”的李先生认为自己注册的“古霸”商标有价值,赚到了。于是,他主动联系孙丽燕,要求再注册一个“不用思考的快乐”商标和后续项目。截至案发,李先生向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缴纳注册费、申请费共计42.61万元。

2016年,李先生咨询了其他商标注册机构,被告知根据我国法律,“古巴”品牌因与古巴国号近似,不能注册为商标。同时,根本没有国家认可的“中国驰名商标”称号,所谓的“二维码”商标也只是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做的一个链接。此时,李先生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随后报警。

经警方缜密侦查,2017年3月至8月,孙丽燕、于亚楠、宋世宁相继落网。随着案件的侦破,一个庞大的犯罪团伙————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浮出水面。

经查,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成立于2014年11月。其主要业务是注册商标、版权,诱骗客户高价注册不存在的“中国驰名商标”、“网络品牌”、“二维码商标”。孙丽燕是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的负责人。公司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由商务部和运营支持部组成。商务部下设四个团队,分别是事业部一、事业部三、事业部四、事业部五,每个团队有七八个业务员。运营部门包括客服(假装给其他商标注册公司客户打电话的人)、财务、前台、设计师等配置。

商务部四个团队的主要任务是吸引客户。团队成员会在58.com、Jiji.com、Qicha.com上找出一些企业负责人的名字和电话,甚至会在网上购买一些企业负责人的名字和电话,然后业务员再逐一向这些企业负责人推荐注册商标。

如果客户被骗后只注册了几种商标,两三个月后,运营支持部门就会开始安排客服,询问客户注册商标是否转让,同时配合商务部再次实施诈骗。如果客户已经注册了全部45种商标,孙丽燕就开始实施“二次开发”和“深度开发”,安排客服人员刺激客户继续申请“中国驰名商标”,向客户推荐所谓的版权、网络品牌、二维码商标。

很多受害者不知道知识产权法,所以事发后不知道自己被骗了,都认为自己手里有个值钱的商标。截至案发,该团伙共骗取12名被害人资金共计81.01万元。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浏览手机站